稀世钻石的传奇故事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6.09.18

  在大自然的所有奇迹之中,只有宝石之王——钻石,得以在各种冒险与爱情传奇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每一颗钻石,都讲述着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

  钻石的历史,犹如一卷永无止境的诗集,充满着传奇与冒险。1928年,卡地亚受印度布品德拉·塞恩邦主(Sir Bhupindar Singh Patiala)委托,制作出镶嵌2930颗钻石的巨型庆典项链,钻石总重近1000克拉,其中一颗稀世黄钻重达234.69克拉。

 

这条镶嵌有2930颗钻石的巨型庆典项链,钻石总重近1000克拉,其中一颗稀世黄钻重达234.69克拉。
 

印度大公布品德拉·塞恩邦主佩戴着总重1000克拉的巨型庆典项链。
 

南方之星

  1853年,一名奴隶在巴西的一座矿场里发现了一颗重达261.24克拉的钻石原石。因其超大的尺寸与绝佳的品质,奴隶因此获得自由,并终生衣食无忧。这颗钻石被命名为“南方之星”,几经切割,最终重达128.48克拉,并与著名的英国德雷斯顿梨形白钻一起被镶嵌在印度巴洛达邦主(Baroda Sayaji Rao)珍藏近八十年的一条华丽的项链之上。“南方之星”虽然不似白钻般灿烂夺目,但它的魅力依然令人无法抗拒。内蕴的光采如棉絮般柔软,当光线抚触时,它会散发出绵绵不绝的粉色光芒。2002年,卡地亚将这颗绝世钻石镶嵌于一枚手镯之上,使其幻化出全新生命力。

 

12岁的印度巴洛达邦主三世佩戴着128.48克拉的“南方之星”钻石项链。
 

这颗“南方之星”粉钻原本由巴罗达邦主拥有,是全世界第六大切割钻石。卡地亚于2002年将镶嵌于一枚手镯上。
 

希望蓝钻

  “希望”蓝钻的来历如同其深邃的蓝色般神秘莫测。据说它产自靠近印度戈康达(Golconda)的库勒矿区——一个传奇宝石的发源地,最初镶嵌在一尊印度神像的眼睛上。而这只是这颗钻石充满神秘色彩的众多传说之一,“希望”之钻始终深藏着属于自己最原始的神秘。 

  1668年,法国著名旅行家让·巴蒂斯特·塔韦尼埃(Jean-Baptiste Tavernier)在印度旅行途中购得此钻,并将它卖给了路易十四。在送到法国后,这颗蓝钻被冠名为“巴黎玫瑰”。直至1673年,路易十四才请工匠将它重新切割成69.03克拉的钻石,并将它命名为“皇冠蓝钻”。随后,应路易十五的要求,它被镶嵌在代表至高权力的金羊毛骑士勋章上。1774年,路易十六在登基大典时正是佩戴着此枚勋章。

  但是浮华盛况转眼生变,在1792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这颗著名钻石便销声匿迹。19世纪初期,它重现于伦敦,时重45.5克拉,归属于英国商人Eliason名下。此后20年,这颗传奇钻石的行踪再度下落不明,直至1839年前后,一位阿姆斯特丹银行家亨利·菲利普·霍普(Henry Philip Hope)过逝,以其姓氏取名的“希望”蓝钻再度重现世间。之后,霍普家族一直保存着它,直到后代传人罗德弗朗西斯在1895年宣告破产,最终辗转由卡地亚购得,并将其打造成以细钻簇拥的华美吊坠。

  1910年左右,《华盛顿邮报》女继承人埃弗琳·沃尔什·麦克莱恩(Evalyn Walsh McLean)向卡地亚购得这颗举世闻名的“希望”蓝钻。皮埃尔·卡地亚(Pierre Cartier)在出售前将它借予我们观赏,我立即被深深迷住。某天晚上,我独自在家,不由盯着这颗钻石连续好几个小时,从某一刻起,我开始极度渴望得到它。当它终于属于我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幸福。同期,她的父亲将一枚名为“东方之星”的钻石当作结婚礼物赠予埃弗琳,这颗来自印度的梨形钻石重94.8克拉,由卡地亚镶嵌在白鹭形头饰上。这位亿万美国贵妇在谈及“东方之星”钻石时,难掩其兴奋之情:“它俘获了我的心!”

 

埃弗琳·沃尔什·麦克莱恩夫人为卡地亚美国的忠实顾客,佩戴着嵌有“东方之星”钻石的白鹭形头饰及嵌有“希望”蓝钻的项链,于1910年购于巴黎。
 

1910年,卡地亚将重45.52克拉的“希望”蓝钻打造为细钻簇拥的吊坠。
 

泰勒-波顿钻石

  泰勒-波顿钻石最初于1966年在南非总理矿区被发现时重达240.80克拉。1969年11月12日,这颗被切割成69.42克拉的稀有梨形钻石在纽约拍卖会上最终由卡地亚以1,050,000美元的天价拍下,成为历史上第一颗成交价超过百万的钻石。因此,这颗钻石以珠宝商名字命名,取名为“卡地亚之钻”不久,好莱坞影星理察·波顿(Richard Burton)便向卡地亚求购此钻,并将它命名为“泰勒-波顿”之钻(Taylor-Burton Diamond),送给爱人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作为定情信物。在泰勒的要求下,原先被镶嵌成戒指的钻石被改为了项链的吊坠。

  泰勒佩戴着“泰勒-波顿”钻石第一次亮相便是出席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的四十岁生日晚宴,夺目的钻石光芒衬托出她在爱情与名利之战中胜利的欢颜。泰勒与李察·波顿两度结褵,他们的爱情并未如钻石般得以永恒,但这颗“泰勒-波顿”钻石却被世人永远传颂。时光荏苒,美人垂暮,伊丽莎白·泰勒在晚年如是说道:“或许钻石无法在失意时给你依靠,也无法在深夜里与你取暖,但在灿烂阳光下,它们是如此让人欢愉。”

 

伊丽莎白·泰勒佩戴著名的“泰勒-波顿”钻石,重69.42克拉。
 

“泰勒-波顿”钻石
 

南非之星

  1869年在南非瓦尔河南部小镇,一位牧童拿着一颗83.5克拉的原钻和邻居农夫交换东西。农夫用500头羊、10头牛及唯一一匹马交换来这颗宝石。“南非之星”是非洲出土的第一颗完美无瑕的钻石,也是历史上第一颗宝石级别的钻石,从而引起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投机者前来南非“猎钻”。据说“南非之星”在被发现不久后便在议会上展示,一位议员当众宣称:“各位,这颗钻石是南非未来繁荣之所归。”它随后被送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最终切割成一颗47.69克拉的梨型美钻,并被卖给杜德立公爵(The Duke of Dudley)的第二任夫人,她以自己的名字为它命名,并作为头饰佩戴。1910年代末期,卡地亚将这颗“南非之星”设计成表面饰有旧式欧洲车工的欧铃兰胸针。

 

“南非之星”是历史上第一颗宝石级别的钻石,由卡地亚纽约于1910年代末制作成为胸针作品。
 

路易·卡地亚钻石

  “路易·卡地亚”钻石如“婴儿拳头般大小,重达107.7克拉,切割自一颗400克拉的南非原石。这颗超凡脱俗的水滴形钻石是极少数100克拉以上,仍能被美国珠宝学会(GIA)评鉴为D级无瑕的超大钻石。1976年时值卡地亚第三代家族传人、卡地亚曾经的灵魂人物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百年诞辰之际,“路易·卡地亚”钻石于纽约卡地亚的展示间展出,后来被一位欧洲收藏家所购买。其时,此颗钻石的投保金额高达五百万美金。

 

 

“路易·卡地亚”钻石重逾100克拉并获美国宝石学院鉴定为无瑕疵的D级级别。其名称取自卡地亚第三代家族传人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
 

Jubilee 钻石

  1895年,全世界体积最大、最为著名的白钻之一于南非亚格斯丰坦(Jagersfontein)矿区被发现,重达650.8克拉。1897年,正值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周年之际,这颗原钻被送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由宝石工匠雕琢成88个刻面、245.35克拉的钻石,“Jubilee”钻石也因这种崭新的“纪念切割”而得名。这种结合了玫瑰式切割与明亮式切割的纪念切割法,在当时是全新的技术,即便在现在,也极为罕见。1900年,“Jubilee”钻石曾于巴黎世博会展出。1935年,这颗当时世界排名第四的钻石在卡地亚伦敦出售,由法国大企业家兼艺术赞助家保罗·路易·韦耶(Paul – Louis Weiller)购得。它原本被设计成包头巾上的长羽毛帽饰,但由于羽毛无法彰显这颗美钻透明光澈的特色,卡地亚当时的高级珠宝总监——贞·杜桑(Jeanne Toussaint)女士将其改造成一枚极具现代感的乌龟造型胸针。 

 

1937年,贞·杜桑以“Jubilee”钻石为灵感,创作了一枚龟造型胸针。
 

阿纳特钻石

  阿纳特钻石重达102.07克拉,呈现着不可思议的娇艳黄色。阿纳特钻石的名字来自其前一位拥有者——阿纳特少校,他是一名军人,同时也是艺术与马匹爱好的名家。1950年代初期, 阿纳特少校将此钻托付给卡地亚,将其镶在一枚花朵图案的精致胸针上,花瓣由明亮型、长阶梯型、圆型及方型等各种不同切割的钻石组成。

 

重达102.07克拉的阿纳特钻石于1881年被发现。
 

 

诗普琳珠宝SPRIN

诗意时光 真爱永驻

 

诗普琳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