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罗曼诺夫皇族肖像中的珠宝收藏(贰)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6.20

   保罗一世的三位女儿的肖像,第一位是亚历山德拉女大公。在过去西方的传统观念,一般普遍认为年轻的少女的装扮应该简单而优雅,不应显得珠光宝气,故这幅亚历山德拉的画像其实乍看并没有太引人注目的珠宝,但仔细看仍可发现价值不斐的耳环,然而亚历山德拉后来得到的嫁妆中的珠宝应该相当不同凡响,以致让她嫁到奥地利皇室后引发当时奥国皇后的敌意,这位皇后甚至要求亚历山德拉在公开场合不可装饰的太过耀眼。

   第二位是伊莲娜女大公。这位女大公与亚历山德拉年龄相近,因此两人往往不是画在同一幅画中,就是彼此的个别画像有相近的质感,而在两人的肖像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其上绘著祖母叶卡捷琳娜女皇肖像的椭圆形饰物,周围并镶有钻石。这在照相机发明前的西方是一种常见於肖像画的作法,在一幅画像中经常将画中人的其它亲属以塑像或袖珍画的方式共呈於画像中。

   另外两人在肖像中都在右胸前戴著圣凯瑟琳勋章,这是帝俄时代每位女大公在洗礼时就会颁赠的皇家勋章。

   第三位是玛丽亚女大公。嫁到萨克森-威玛-艾森纳赫邦国的玛丽亚女大公,因对於文艺及教育的重视,嫁到威玛后开创了威玛文艺思潮的白银时代,她与歌德及席勒等文人都是好友,音乐家李斯特也选择在此担任过宫廷乐团指挥。保罗一世的女儿们生长的年代除了在政治上是法国革命的时代,在服装史上也是充满巨幅革新的年代,从三幅画像中可以依次看到1790年代至1800年代欧洲女装的转变,到了玛丽亚女大公的画像,简单的发型及高腰线的长袍成为新时代的流行,但仍然加入了皇家的奢华,发间的珍珠串饰外,整件衣物上布满繁复的刺绣图案,领口及两边的袖子上也缝上了总量数十颗的珍珠。

   尼古拉一世的长女,玛丽亚女大公。玛丽亚.尼古拉耶芙娜女大公堪称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幸运的公主,据说是父亲尼古拉一世最宠爱的女儿,也是少数自由恋爱结婚而且婚后仍然住在俄国国内的俄罗斯女大公,尼古拉一世因此特别为她在彼得堡建造了一栋新宫殿,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她的丈夫,马克西米连大公,是拿破仑的继子尤金.博阿尔内的儿子(约瑟芬皇后第一段婚姻之子),在距1812战争二十五年后,俄国的公主嫁给了拿破仑的家属。这幅绘於婚后的肖像,融合了许多奢侈品而显得雍容华贵,包括头冠四周的钻石流苏,巨硕的珍珠项鍊及宝石胸针,以及毛皮与绸缎的光泽。

   伊莲娜.帕夫洛芙娜大公夫人的左右不对称项链。

   伊丽莎白.亚历克谢耶芙娜皇后的桂冠叶状头饰,这位皇后在位的时期正好是仿效古希腊罗马时代的新古典主义当道的年代,当时的欧洲在服饰上亦热衷於带有希腊罗马时期气息的古典风格,此画中以钻石及蓝宝石(或翡翠及绿松石)雕琢而成,呈桂冠状的头饰即为一例。

   谈到月桂树,这是1911年,尼古拉二世送给皇太后玛丽亚.费奥多洛芙娜的月桂树叶造型法贝热彩蛋。缀有多种颜色的钻石、白色珐琅制小花,按下叶片中的按钮,会有只唱歌的七彩羽毛小鸟即时弹出。

俄罗斯罗曼诺夫皇族肖像中的珠宝收藏(贰)15.jpg

   奥登堡公爵家的两代女性: 来自拿骚公国的泰蕾莎公爵夫人,也戴了一条宝石尺寸惊人的左右不对称项鍊。奥登堡公爵家系来自德意志,但后来因为与俄罗斯皇室联姻且诞生的后嗣定居於俄国,被视为俄国皇族中的一个旁支。

俄罗斯罗曼诺夫皇族肖像中的珠宝收藏(贰)26.jpg

   亚历山德拉.彼得洛芙娜大公夫人,奥登堡公爵家系定居俄罗斯后的第二代,后来嫁给尼古拉一世的其中一个儿子。

俄罗斯罗曼诺夫皇族肖像中的珠宝收藏(贰)27.jpg

Grand Duchesses Olga and Alexandra Nikolaevna of Russia


诗普琳珠宝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