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8.21

(二) 形式万干的带钩

   带钩是指扎于腰间皮带两端的钩环之物,起连接皮带的作用。在春秋战国时期,那种腰佩革带再使用青铜带钩系束的方式,在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最为流行。相传赵武灵王为仿照紧身轻巧的西北游牧民族的装束,于战国中期推广“胡服骑射”,使这种青铜带钩流行于中原。其实在此之前的良渚文化中就有玉或骨制的带钩出现。在西周晚期,山东蓬莱村里集古墓也出有带钩。春秋时,在当时的齐燕、晋、秦、楚、吴等地均有数量有限的带钩发现。到了战国时期,带钩开始普及并盛行。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1.jpg

   先秦时,人们腰间往往用一条带子横束。带子分为大带,革带(皮带)大带又叫“绅”,是丝织的。而“绅”的本意是表示带子末端下垂的部分。《正羲》:“以带整腰,垂其余以为饰,为之绅。”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人物形象中,人们的腰间一般都很少使用皮带和带钩。如山西侯马东周青铜冶铸厂遗址出土的一些为铸造青铜器物座承用的立人陶范上,两手高举的大像腰束丝绦,丝带的扣结之处还打着优美的蝴蝶结。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2.jpg

   先秦的文献记载,当时纬的长短尺寸亦有等级差别。这种挽在腰间的丝带,是当时有权势地位的人才能够享用的,直到现在,人们也是把有地位懂礼仪的人称为“绅士”。但是丝织的大带很软,不能佩挂玉佩或刀剑,所以使用大带的人在佩挂东西时也用革带。那时的革带十分简单,一般贫贱之人才只束用熟皮制成的革带,上面也没有任何装饰,这种腰带被称为“韦带”,“韦带”与“右衣"一样成为黎民百姓的代称。而有地位的人往往在革带的外面再束一条大带,既可佩挂饰物,又可显示富贵,在带钩和带扣流行以前,革带的两端大都用很空的丝条带系结。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3.jpg

   春秋战国时,诸侯各国连年征战,由于胡服的影响和战争的需要,武士们多穿齐膝的长衣和长裤,青铜带钩成为将士甲服上的必备之物,腰间束一条装有带钩的革带是当时流行的服饰。如秦始皇陵中兵马俑里的大批武士就是这种装束,这时的革带已无须隐蔽在大带之下,朴素的带钩流行于军士和普通百姓中,而王公贵族们就要求露在外面的带钩制作得更加精巧华丽,由于带钩具有十分明显的优越性,被装饰化了的带钩便逐渐代替了丝绦的地位。它的普遍使用使革带的面貌大为改观,带钩也成为贵族王公袍服上的时至物品开始盛行。除了一般常用的青铜带钩外,用纯金、包金玉、骨、象牙等精工制作的带钩成为王公贵族的必备。到了后来,又出现了钩与环配套使用的带钩,在实用的同时又成为一种华丽贵重的装饰品。它的造型极为多样,在《淮南子·说林训》中有这样的描述:“满堂之坐,视钩各异,于环、带一也。“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4.jpg

   当时的带钩一般由钩首、钩身和钩纽三部分组成,钩首和钩钮分别用于革带两端的连接,使用时先将钩纽卡入革带一端固定住,再用钩首勾结另一端皮带,制作的材料大致可分为玉带钩、纯金或鎏金银带钩、青铜鎏金、鎏银或镶嵌玉或宝石的带钩。在玉带钩中,钩首大多做成螭首。螭是传说中的龙,因此又称为龙钩。带有纹饰的玉带钩十分贵重,其琢制工艺繁复而精致,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河北平山县战国中期中山国王墓出土的一件青玉带钩,其首尾各有一个兽头,周身用宛如毫发的细线磨出12组各不相同的纹饰。有人说按照当今的技术条件,这件带钩的制作也需要三个月才能完成。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5.jpg

   在战国的鎏金银带钩中,钩的造型多做成兽形,如江苏涟水县三里墩出土的一件兽形鎏金银带钩,全身运用了圆雕、浮雕等技法。它的构思是如此巧妙:若从钩首看去,好像是一只蹲坐的怪兽,钩首为头,有着细长的脖颈,钩身为神兽的躯干,并有卷曲的四肢和锋利的钩爪,显示出他威武而安然的神态。若将钩首倒置再看,整个钧身则成为一完整的兽面,上铸鼻眼、大耳,并 有双角兽面的额头上还塑有一对卷曲的夔龙,龙颈相接,龙头左右分开,而钩颈处却犹如神兽口吐的长舌,使人百看不厌。以混合材科制作的带钩,则更加反映出当时工匠艺人无可挑剔的技艺和当时人们极高的审美观念。在河南省辉县固围村战国墓出土的一件“包金镶玉银带钩“,在技术与艺术上达到了极其完美的境界。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6.jpg

   在通常情况下,一条腰带仅用一枚带钩,但也有例外,因为在考古发掘中也见有数枚带钩共处于一条腰带的情形在河南辉县褚邱战国墓中,一人骨腰部的带钩为两枚并列;河北邯郸百家村战国墓有三具人架腰横双钩,在山西长治分水岭一座战国墓中,还见有四钩并列的现象,带钩背部除铸有圆纽外,另外还有一个鼻纽,当为相互穿联之用,数钩并用,为的是增强带钩的承受力,与此共享的腰带也要宽阔,现代运动会中的举重运动员就是使用很宽的腰带。这种带饰在当时也应用于力士、武士的腰间。出于这种原因,当时还出现了种连体带钩,即一枚钧身并列几个钩首。在河南洛阳战国墓出土的一件包金银带钩,通体呈长方形而略有弧度,它局部包金钩身做出四条突起的长蛇,钩尾处蛇首外伸,而另一端则饰有两个饕餮头,囗中各衔一蛇,回转的蛇头构成钩首,设计巧妙超群。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7.jpg

   带钩在战国至秦汉时期是如此之流行,工匠们用不同的材料能够制作出万千和不同的式样,有包金,错银,嵌琉璃、玉、绿松石等加工方法,产生不少珍品。特别是各种式样的青铜带钩造型十分奇特。如山东曲阜鲁城战国遗址出土的一件猴手带钩,表现了极为丰富的想象力。而北方草原地区的带钩,多以牌饰的形状出现,并多以动物形象为主,充满了野性的趣味。如“虎狼搏斗金牌"带扣,造型古朴自然。在南方地区,发现于四川省什邡市战国时期船棺内的昆虫形带钩,造型真实古朴。而云南古滇国出土的各种扣饰虽并不全然是带钩,但也是与此相似的饰品,件件如高山之水,自然流出,真实地反映了他们所观察到的事物,是当时生活的写照(参看汉代古滇国)。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8.jpg

   带钩之外还有带饰,即在皮带上等距离镶嵌一些纹饰相同的装饰部件,它们多由金、银、铜、玉等制成,一些带饰上的纹饰很有艺术特色。北方带饰上的装饰多用金片等锤制而成,纹饰多为生动的动物形象。南方的带饰多用青铜制成,纹饰丰富或有花草。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9.jpg

春秋 战国时期的珠宝首饰(拾)10.jpg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