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壹)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05

   历时三百多年的整个宋朝(公元960~1279年),可谓四个不同民族共存的时代。北宋与南宋代表着中原与长江以南的汉族,与此同时另有契丹族建立的辽,女真族建立的金和党项族建立的西夏。无论宋代边境战争如何,动乱的五代结束后,重新统一的北宋经济文化相当繁荣。发达的城市中除了官僚与贵族,大量的商人、手工业者、上层市民和酒肆等都成为新的消费群体。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壹)1.jpg

   在北宋的都城汴梁城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繁华的商业,使许多文人画家都写书做画回忆当时的繁荣,如记述当时东京的《东京梦华录》等和表现当时开封商业景象的绘画长卷《清明上河图》,都是珍贵而真实的记录。在首饰贸易中,东京有专门的“金银铺”、“穿珠行”,还有以个人名义开设的如“梁家珠子铺”等首饰店。在东京的大相国寺内,百姓买卖绣品、花朵、珠翠头面的场面十分兴隆,呈现出一片繁华的景象。

   而在南宋的都城临安(今江苏省杭州市)的珠宝市场也很活跃。“七宝社”就是当时著名的珠宝店铺之一。门市上的陈列琳琅满目:猫眼儿、马价珠、玉梳、玉带、琉璃等等奇宝甚多。吴自牧在《梦梁录》中描述繁华的南宋都城临安时,所记述的珠宝店就有“盛家珠子铺”等和买卖珍珠的集市。宋朝时的江阴与广州还是对外重要的通商港口,而在唐朝最为繁盛的杨州,在宋代则由盛转衰。宋代的这些港口经常有珍珠进口。王安石有一首题为《忆江阴见及之作》的诗中写到:“黄田港北水如天,万里风墙看贾船。海外珠犀常入市,人间鱼蟹不论钱”。记述了当时的繁茂景象。由于海上的交往快捷、省时、货运量大,因此陆路的交往就相对减少,曾是对外交往重要通道的丝绸之路,此时也由盛渐衰。

复杂多变的女子冠饰-团冠

   宋代的冠饰极为丰富,特别是女子。佛教的宝冠、道教的莲花冠,人们或是受了这些风气的影响,从中唐时起,女子就喜欢在头上戴各种各样的冠子。仅宋·王得臣《尘史》中记载的盛行在皇佑至和年间的冠饰就有最初的“鎏金冠”,用鹿胎之革做的“鹿胎冠”,编竹为团后以白角、玳瑁等替代的“团冠”、长角下垂至肩的“亸肩冠”;或以团冠少裁其两边,而高其前后的“山口冠”,又以亸肩直其角而短的“短冠”和云月冠,以及各式花冠等等。到了宋代,稍体面些的女子都要戴上一顶冠子才能出得门去。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壹)2.jpg

《对镜理红妆图》·宋 冠梳

   团冠是宋代年轻女子十分喜爱的头冠,它最初是用竹篾编成圆团形,涂上绿色,因其形状如团而命名。《尘史》:“俄而又编竹为团者,涂之以绿,后变而以角为之,谓之团冠。”在北宋中期的皇宫中,皇后嫔妃就常戴一种“白角团冠”。其中的白角是指一种犀牛角。如象牙一样,犀角在唐宋时期的需求量非常大。《新唐书》中记载:当时湖南生活着很多犀牛,但这里的犀角每年都要作为贡品送往朝廷。这样仍旧不能满足需求,唐朝还要从外国进口。近些的是南召和安南,远的要从印度群岛运抵广州港。进口数量非常之大,以至于人们认为现在印度支那的犀牛濒临灭绝,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唐朝的这种贸易造成的。到了宋代,人们开始认为非洲的犀牛角比亚洲的更好。而在明清时期,大多数犀牛角似乎都是来自非洲。而中南半岛所产的犀角为“白犀”,这里的白角即指白犀。这种用犀牛角制作的工艺品在当时是相当珍贵的。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壹)4.jpg

戴花冠的宋代妇女(南薰殿旧藏《历代帝后图》局部)

   在宋代,贵妇们往往在冠上饰以数把白角梳子,左右对称,上下相合,时人称白角冠。李廌《济南先生师友谈记》中记述宫中御宴的情景:“皇后、皇太后皆白角团冠,前后惟白玉龙簪而已。衣黄背子衣,无华彩。太妃及中宫皆镂金云月冠,前后亦白玉龙簪,而饰以北珠,衣红背子,皆以珠为饰。”这种冠饰传至民间,深受妇女们的喜爱。在河南省禹县白沙北宋赵大翁墓出土的壁画中,就有这类冠饰出现。壁画表现死者生前富贵豪华的生活,其中一幅《梳妆图》中,一女子正在对镜端正其冠,右边的女子两手托盘,盘里放着各种梳妆用具。戴冠者和其后面的女子所戴的冠就是团冠。前后插戴固定冠的是一种尖角形白角锥簪。从画中冠的左右宽度和角簪的前后长度来看,都达到了相当深广的地步。到了后来,白角团冠更大更广,以至于宫中下令禁止。

   到了南宋初期,宫中皇后使用团冠仍旧流行。在叙述南宋事的《武林旧事》中有“皇后换团冠背儿,太子免系裹,再坐”等语。在民间,团冠也是一种很重要的冠饰。南宋《梦梁录》卷二十“嫁娶”条的聘礼单中就有“珠翠特髻、珠翠团冠、四时冠花、珠翠排环”等首饰。戴这种冠的形象还见于在四川成都北宋墓出土的陶俑,其状若团,冠前的中部有孔,是为插戴簪饰所用。现存这类冠饰的实物,以安徽安庆棋盘山宋墓出土的一件最有特色。这顶冠以金片制成,通体饰有规矩的缠枝花纹,其造型像一个开启的椭圆形河蚌,底部有一个圆洞,两头各有一个穿孔,是一种套在发髻上的饰物。当把它端正的套在发髻上后,再前后以簪在穿孔中固定。它可能曾镶嵌有珠宝,可惜出土时已经脱落。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壹)3.jpg

戴凤冠、穿衫裙、挂缨络的妇女(山西永乐宫三清殿壁画)

   这种团冠的式样也有用铁丝、竹篾编织成形后,外蒙纱罗,再涂以蜡或漆。后缀以珠翠首饰,扣在髻上成为一种装饰性的高冠。《燕翼贻谋录》:“旧制妇人冠以漆沙为之,面加以饰金银珠翠,采色装花,初无定制。”这类高冠形象在河南省偃师酒流沟北宋墓出土的厨娘画像砖上,打扮时髦的厨娘就是这种头饰。其中的一位,双手扶住冠的底部,正用绳带之物将冠系结于头顶,可见这种冠饰,用时可直接套在头上夹住发髻,再用丝带固定。而固定冠子的绳环,可能就是当时所说的“冠镯”、“发索”之类。从图像上看,冠下并没有簪钗类,仅用丝绳即可固定,说明它是一种十分轻巧的冠子,与当时记载中的以罗帛或纱为材料再涂色的方法比较符合。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北宋戴重楼子花冠妇女》图中一位执扇女子所戴的高冠,不仅与“厨娘”的完全相同,以漆沙制成的冠还能隐约透出里面的发髻,更能感觉到它的轻巧。在现存绘画《瑶台步月图》和《蕉荫击球图》中的贵妇都是戴着这种冠饰,其状如团而高耸的冠饰被沈从文先生描述为“如玉兰花苞”。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