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叁)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07

插梳、冠梳与大梳裹

   唐代的插梳已经十分盛行,到了宋代,妇女以插梳为装饰竟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这时的插梳总的来说是梳子的形状越来越大,但插戴的数量逐渐减少。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叁)1.jpg

   当时最为独特的就是“冠梳”形式。冠梳是戴高冠又插长梳的简称,流行于北宋中期至南宋。那时大都市妇女特别喜好高冠、大髻、大梳。头戴高冠,再插大梳成为最时髦的装束。宋仁宗时,皇宫中流行白角冠,后来又普及至民间。它流行的时间很短,约为北宋中期至南宋早期,很有特色。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叁)2.jpg

   这种冠梳,刚一开始是用漆纱、金银、珠玉等做成的两鬓垂肩的高冠,并在冠上插以白角长梳。后来又用白角为冠,再加上白角梳。这种冠身很大,有三尺长,垂至肩,梳边也一尺长,上又加饰金银珠花。由于梳子本身较长,左右两侧插的簪钗又多,以至在上轿进门时,只能侧首而入。又通常在冠的两侧,垂着幞头的双脚,以掩住双耳及鬓发,长度大多至颈,也有下垂至肩的。冠的顶部,多饰有金色朱雀,四周插有簪钗。又在额发部位,安插白角梳子,梳齿上下相合,其数四六不等。这种奇特的装饰后来引起朝廷的注意,皇佑元年,宋仁宗下令禁止。这样,冠梳的情况才有所收敛。可宋仁宗一死,侈靡之风又开始盛行,冠不让用昂贵的白角,就以鱼骨代替,梳子不许用白角,则换成了象牙、玳瑁。

   唐宋时代制作珍贵梳子的材料除了金、银与玉之外,犀牛白角、鱼骨、象牙与玳瑁也都是贵族们的珍贵梳料。白角前面已经提过了,而鱼骨则是指“鱼牙”。在《唐会要》中记载:八世纪时新罗国有好几次向唐朝贡献鱼牙。东北的东胡民族也向朝廷贡献过一种叫做“骨咄”的材料,它们都是指“海象牙”,有时候也指西伯利亚的化石猛犸象牙。而唐宋梳子使用的玳瑁,是一种海龟,因其背甲由13块鳞甲组成,故又有“十三鳞”的别称,不仅色彩绚烂,且花纹透彻清丽。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叁)3.jpg

   珍贵且受人喜爱的象牙,则是从岭南道、安南都护府以及云南的南召国等地获取。当时更远一些的象牙产地还有林邑、印度群岛和锡兰的狮子国等地。用象牙制作的梳子又叫做“牙梳”,象牙梳以白色为本色,但有时也被染成绯红、靛蓝和迷人的绿色。将象牙梳进行染色加工,是唐宋人的一种偏好。在陶谷《请异录·装饰》中还记载了一则关于染色梳的故事:说的是洛阳有一个少年叫崔瑜卿,喜爱四处游玩,他曾经为了一个叫玉润子的娼女,让人做了一把“绿象牙五色梳,费钱二十万”。唐代的“二十”万钱可以置办一套别墅,实在是件疯狂的举动。经过染色的象牙梳篦在使用过程中常会显露出原有的颜色,而白角、鱼骨和玳瑁也容易折断,于是修补梳子、重新上色是当时最常见的事情。

   在两宋时期的许多文献中,都记述着当时的小买卖人家卖梳子、修梳子、染梳子的情形。《东京梦华录》中,“诸色杂卖条”就有“博卖冠梳、领末、头面衣着……”;卷之六“正月条”中也有“及州南一带,皆结彩棚,铺陈冠梳、珠翠、头面……。”在南宋·吴自牧《梦梁录》卷十三“诸色杂货条”记载的街上的小手艺人中也有“接梳儿、染红绿牙梳”、“补修魫(鱼脑骨)冠”和“修洗鹿胎冠子”者,又有挑着担子卖木梳、篦子、冠梳的在街上盘桓,随时需要便可唤之,真是方便极了。《西湖老人繁胜录》“诸行市”。中还有“染红牙梳、接象牙梳”、“画眉篦”的。保存着古老习俗的贵州等地的苗族、云南傣族等少数民族妇女在头上插金银梳,正是当时流传下来的古风。

   这种高冠长梳的形式又称为“大梳裹”,杭州人又叫“大头面”。宋·柳永《定风波》词中有“终日厌厌大梳裹”之句。生活在南宋前期的周辉在《清波杂志》卷八《垂肩冠》中说:“辉自孩提,见妇女装束数岁即一变,况乎数十百年前,样制自应不同。如高冠长梳,犹及见之,当时名‘大梳裹’,非盛礼不用,若施于今日,未必不夸为新奇。但非时所尚而不售。大抵前辈冶器物,盖屋宇,皆务高大,后渐从狭小,首饰亦然。”据此记述,可知南宋早年遇大喜庆还梳“大梳裹”,但因其冠饰的造价十分昂贵,所以使用者也多为贵族妇女,当时人因其糜费过甚,也多有非议。到了后来,冠饰日趋狭小,不过所说的狭小,也只是和以前“大梳裹”相对而言。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多变的女子冠饰(叁)4.jpg

   除了冠梳的式样,宋代妇女插梳的方法很多,如在江西景德镇市郊宋墓出土的一件女陶俑,在她的脑后插有一把大梳。宋人陆游《入蜀记》中亦有对此的记述:西南地区的女子“未嫁者率为同心髻,高二尺插银钗至六双,后插大象牙梳,如手大”。在现今的西南苗族妇女中仍保持有这种插梳法,其发髻形式与插梳方法和出土的陶俑惊人的相似。发前插梳仍是时髦的式样,以道教神话故事为蓝本的《搜山图》中的妇女衣饰,很写实地反映了宋人的装饰风格。

   宋代梳子的实物有江西彭泽北宋易氏墓出土的半月形银梳,纹饰自由,刻工精致,梳齿上部还打有“江州打作”等字样,应是当时众多作坊中的一个。现今发现的玉梳、牙梳等装饰性用梳,纹饰与做工都极为精美。“承训堂藏金”中的一套宋代金头饰使我们看到当时的一种插戴方式。在四件流行的半月形片状金梳中,旁边的两把小梳均没有剪开梳齿,说明使用时并不是插而是贴或夹在头饰上的。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