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念珠与项圈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16

念珠与项圈

   念珠也称佛珠或数珠,是梵语“钵塞莫”的意译,即佛教诵经时用来计数的一种串珠。按照佛教的说法,一个人若能把经文反复诵念千万遍,就可以避免一切灾难,并能消除由这些灾难带来的许多烦恼。

   宋代佛教盛行,念珠本是手上物品,把它作为项饰却为宋代所独有。念珠一般以香木制成,也有用宝石或其它材料的珠子制成。珠子的数量各个宗派都有不同,有14颗,也有27颗,还有的用54颗或108颗不等。每一串念珠的材料基本上是一致的,但为了记数方便,也夹杂着几颗不同质料的珠子叫做“记子”。

   制作念珠的材料有金、银、赤铜、珍珠、珊瑚、水晶、莲子、菩提子、金刚子、木槵子等。其中用槵木的籽做成的最为常见。圆形槵木的果核质地坚硬,色黑如漆,并且颗粒大小均匀,很适合作念珠。木槵的“槵”字音同“患”,所以又被称为“无患”,民间将其叫做“无患子”。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木槵子还具有驱邪的功能。《法苑珠林》中:“若欲灭烦恼障者,当贯木槵子一百八,常以自随。”就是说以木槵象征“无患”。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木部》中有:“无患子……俗名为鬼见愁,道家禳解方中用之,缘此义也。释家取为数珠。”随着佛教的普及,诵经念佛者日益增多,其它材料的念珠相继增多。常见的有各种树籽和一些质地细密的木质圆珠,如紫檀木、香木、核桃等。

两宋时期的珠宝首饰—念珠与项圈1.jpg

   在唐朝时,水晶念珠十分流行。在当时水晶称为“水精”,它晶莹纯净,一些僧人常用它来制作佛道饰品。当时的人们认为,水晶是石化的冰,这也是它名称的由来。其实,水晶是一种蕴藏很广的矿石,但是只有毫无瑕疵的水晶才具有高贵的价值。如当时日本的僧人圆仁带到唐朝的水晶念珠就是如此。很多人还把那些美丽的水晶念珠作为写诗的题材来称诵。在欧阳詹《智达上人水精念珠歌》中把水精念珠比拟为冰、水、露珠,甚至月光,如:“良工磨试成贯珠,泓澄洞澈看如无,星辉月耀莫之逾,骇鸡照乘徒称殊。”

   到了佛教盛行的宋代,念珠已不是僧人所独有,所有信奉佛教的人都必不可少,特别是妇女们,颈部佩挂念珠是一种极为时髦的装束。其实这些念珠在使用时,一般都被捏在手里,嘴上一边念诵经文,手上一边拨动一颗念珠。诵经完毕,念珠也不能随处放置,通常要带在身边。颗数较少的念珠多套在手腕上,颗粒较多的,平时则悬挂在颈间。一般悬挂了念珠的人,颈部就不再另佩饰物,所以宋代的念珠也兼有颈饰的作用。

   在福州出土了一座宋墓,墓主黄升是一位年轻的贵妇,考古人员从她的墓里发现了大批的随葬物品,仅完整的衣物就有两百多件,而在她的颈部,除发现两串木质念珠外,再无其他饰物。她的两串木质念珠,一串110颗,另一串93颗,棕黑色的珠子用一根褐色丝线串联,大珠小珠间夹杂着小铜片,结束处做成两条用垂珠和宝瓶系结的丝穗。人们很喜欢用红色的丝线来穿系念珠,并在结束处并成一缕红缨。白居易《水晶念珠》:“磨琢春冰一样成,更将红缕贯珠缨。”明·曹寿奴《夫君北行以菩提念珠留赠》:“百八菩提子,红丝贯小缨。”

   唐朝时,妇女们受北方少数民族装饰风俗的影响,就已有了在胸前佩戴项圈的现象。在《簪花仕女图》中,丰腴的贵妇就颈戴项圈,另见有河南焦作新李村宋墓出土的女俑也是这种装扮。这种项圈一般是用金银薄片打制成环状,并在表面凿刻或模压出各种精致的纹饰,极具美感。宋元金时期的项圈仍保留着这种样式。在浙江宁波天封塔地宫出土了一件南宋时期的银项圈。它外表镀金,外表上刻着精细的纹饰,底部的正中还刻着一个童子纹,两边用牡丹纹等向外延伸。在现在的苗族妇女中,仍保持着戴项圈的风俗,制作得也更加华丽。除了这种较为复杂的项圈外,还有以粗银丝或铜丝弯成的质朴的项圈。如贵州清镇琊陇坝宋墓发现的几件,就属于此类。

   除此之外,宋代的妇女非常喜欢在胸前佩戴玉雕童子,很多都是手拿莲花的莲花童子形象。宋人喜爱莲花荷叶,《东京梦华录》卷八记载:“七夕前三五,车马盈市罗绮满街,旋折未开荷花,都人善假作双头蓬,取玩一时,提携而归……又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盖效颦磨喝乐。”《武林旧事·乞巧》中也有:“小儿女多衣荷叶半臂,手执荷叶,效颦摩睺罗。”看来,宋代的这种玉雕执荷童子是当时世俗风格的反映。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