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贵族冠饰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20

喜爱戴冠的契丹贵族

   契丹族人对冠的要求十分严格。辽国有高贵官职的贵族男女,都要头戴冠饰。按照辽国的制度规定,庶人虽有财富或衙役无官职者,不能戴冠帻。这种衣冠等级界限严格,反映在辽墓壁画中尤其清楚。如辽代墓室壁画中的仆役、侍卫等人物,都是髡(音同“昆”)发露顶,无一戴冠者,契丹男子的髡发一般是留着两鬓的头发而剃除余发。女子的发型则是剃去前额的边沿部分,而保留其它头发。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贵族冠饰1.jpg

   辽代贵族妇女的冠,人们习惯称为菩萨冠。其特点是圈筒式,前檐顶尖成山字形。在辽宁建平张家营子辽墓出土的一顶鎏金银冠,以较薄的银片捶卷而成,形似帽箍,冠面压印着突出的花纹,中心作五朵蕃花,簇拥着一颗烈焰升腾的火珠,火珠的两侧饰以双龙,十分威武。而地纹则用卷草纹装饰,上下围以花边,花边内并列着一排如意云纹。类似的冠还见于辽宁朝阳二十二家子辽墓。冠的外型与建平辽墓出土的完全一致,所不同的是冠面上的纹饰,后者是双龙吐珠,前者则为一对飞凤纹。另有河北平泉县小吉沟辽墓出土的龙凤纹冠等,都是地位较高的契丹贵族冠饰。戴这种冠饰的形象在山西大同华严寺的辽代佛像彩塑中可以见到。

   一种由金属制成的冠,式样纹饰与宋代官帽有些相似。如库伦旗五号辽墓出土的镂雕鎏金铜冠,用带纹自冠口缘及顶将冠面分为四格,每格镂花相同,中间饰以牡丹、凤鸟,冠顶饰莲花一朵,下大上小呈尖圆形。另有一种毡帽式冠较为流行。据《契丹国志·衣服制度》卷二十三记载:“番官戴毡冠,上以金华为饰,或以珠玉翠毛,盖汉、魏时辽人步摇冠之遗象也。”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贵族冠饰2.jpg

   另具特色的辽代贵族冠饰,见于1985年在内蒙古哲里木盟奈曼旗发现的辽陈国公主与驸马的合葬墓。这是一座典型的辽代中期契丹贵族墓葬。它保存完整,是中国迄今为止第一次发现的未经盗扰的辽代皇族墓。墓主人陈国公主是一位年仅18岁的女子,她的伯父即辽圣宗皇帝,祖母是大名鼎鼎的萧太后。其驸马的祖父也是一位历事四朝、官居要职的契丹大臣。在这一时期,辽代专任外戚,公主的地位特别受尊宠,不仅生前待遇优厚,死后的一切丧葬所需,皆由朝廷承揽。人们评论,此墓出土的各种物品堪称为“辽墓珍宝甲天下”。

   在墓中陈国公主的头部上方,出土了一件高翅鎏金银冠。全冠为高筒式,圆顶两侧有对称的立翅高于冠顶,华美精致。可以看到,辽贵族妇女同宋代的妇女一样喜爱高冠。只是宋代妇女的高冠已经平民化,而辽只有地位高贵的妇女才可使用,冠上的纹饰也多为龙凤纹。墓中驸马的鎏金银冠相当复杂,16块大小形状不等的鎏金银片用银丝连缀而成,制作工艺极为精细。契丹族是一个善于取长补短的民族,他们在与中原宋朝和邻近的民族相互交往中,不断汲取其它民族的先进文化,甚至接受了他们的宗教信仰,并融合本民族的特点,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如陈国公主和驸马的银冠上,用道教真武和元始天尊、太极图等作为装饰,反映出他们对中原道教的尊崇。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贵族冠饰3.jpg

   还有一种贵族冠饰在《辽史》和《契丹国志》中都没有记载,而在宋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卷六中却有所描述:元旦朝会一节写有:“诸国使人,大辽大使顶金冠,后檐尖长,如大莲叶,服紫窄袍,金蹀躞;副使展裹金带,如汉服。”其中所谓“后檐尖长如大莲叶”,并不是指圆形荷叶,而是尖圆的莲花瓣。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的《东丹王出行图》中,东丹王头上的冠与记载中的样式十分相符,很可能就是孟元老记录的辽大使所戴的那种“金冠”。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