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09.25

香囊与针筒

   辽代男女的腰间饰物主要有荷包、金盒、针筒之类等。在陈国公主墓中,公主的腰间左侧佩挂着一件镂花金荷包,它由前后用两片形状大小相同的扁桃形镂花金片以细金丝缀合而成。上均镂刻着缠枝忍冬纹,包内原衬以丝织品,却已残朽,而在驸马腰间也佩有香囊或荷包,是精致的饰品。身佩香囊的人物形象在内蒙古哲里木盟的库伦旗壁画中有所反映。画中的女主人与侍仆均契丹装束,女主人金耳环,右侧佩黄色葫芦状荷包,以象征金制。陈国公主的腰间右侧还佩有八曲连弧形金盒和置于公主腰部左侧的錾花金针筒。这两件饰物都是锤击或打制成形,并錾刻精致的花纹。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1.jpg

佩刀与刺鹅锥

   佩刀之俗对于北方的游牧民族来说长盛不衰。刀对于契丹人更是日常生活及游猎时的必备工具。在贵族们的腰间,刀不仅是实用品,装饰精美的佩刀还成为富贵与权利的代表。在陈国公主墓中,驸马的腰间就佩有鎏金银鞘的银刀两件、琥珀柄银刀一件和玉柄银刀等,都是驸马生前的喜爱之物。另外,在驸马的腰际银蹀躞带右侧还出土一件配有鎏金银鞘的玉柄银锥。此件银锥应是与刀子配套的刺鹅锥。是辽代在春季捺钵时与宴饮有关的特用工具。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2.jpg

   辽代皇帝四季出行,除了夏季专为避暑外,另外三季各有专门的游猎活动。如春季捕鹅雁,名为春水;秋季射鹿,名为秋山;冬季则破河钓鱼。在《辽史·营卫志》中记叙着春季捺钵时的情况:“春捺钵曰鸭子河泺(今吉林大安月亮泡)。……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绿色衣,各备连槌一柄,鹰食一器,刺鹅锥一枚,于泺周围相去各五、七步排立。……有鹅之处举旗,探旗驰报,远泊鸣鼓。鹅惊腾起,左右围骑皆举帜麾之。五坊擎进海东青鹘,拜授皇帝放之。鹘擒鹅坠,势力不加。排立近者举锥刺鹅,取脑以饲鹘。救鹘人例赏银、绢。皇帝得头鹅荐庙,群臣各献酒果,举乐,更相酬酢,致贺语。”这段记载将刺鹅锥的用法说的很清楚。但此锥并非仅由侍御等人佩带。就连皇帝大臣等均可带之。在《契丹国志》卷二三中:“宋真宗时,晁迥往(辽)贺生辰。还,言始至长泊,泊多野鸭。国主射猎。……或亲射焉。国主皆佩作金、玉锥,号杀鹅鸭锥。”出土的这件玉柄刺鹅锥是辽代这类实物的首次发现。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3.jpg

手上的饰物

   辽代妇女喜欢戴钏。大多以金银模压成圆环形,一端开有豁口,开口部分略粗,中间稍宽,钏的外表錾刻着花纹。实物有辽宁建平朱录科辽墓出土的錾金花钏、内蒙古和林格尔土城子墓出土的錾花银钏、辽陈国公主墓出土的缠枝花纹金钏和双龙纹金钏等。而以串珠穿成的手串也是契丹族人常用的手上饰品。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5.jpg

   除此以外,契丹人的戒指发现得很少,有许多在薄金片上凿花的戒指,质地轻薄,都是陪葬的冥器,并不是日常用品。一些收藏家收集的辽代戒指都是很精美的饰物。

北宋时期的辽朝珠宝首饰——腰间饰品(二)6.jpg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