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少数民族|鲜卑的珠宝首饰(壹)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0.20

   鲜卑是中国古老的民族之一。关于它的起源,文献记载的十分复杂。较为统一的说法认为他们是东胡的一支。东胡在战国时就活动于燕、赵的东北方。西汉初年被匈奴冒顿单于击败,部落分散北迁。其中一部分逃到辽水上游的乌桓山一带居住,称为乌桓;另一部分逃到乌桓山东北的鲜卑山一带居住,称为鲜卑。所以乌桓与鲜卑在语言习俗等方面都大体相同。

   东汉初年,鲜卑的势力已发展到今辽河上游西拉木伦河流域。史料中记载的鲜卑是东部鲜卑。另一支称为拓拔鲜卑的祖先居住在大鲜卑山中。史籍中记载,鲜卑“以山为号”,即他们居住在鲜卑山,并以此而得民族的名称。大兴安岭北段即是文献中的大鲜卑山。在此座山中,他们共历六七十代,直至在西汉武帝时,随着匈奴力量的衰弱,鲜卑开始南徙。但因他们地处乌桓之北,与西汉无来往,故史籍中没有提及。

   东汉初年,鲜卑与东汉发生交往,公元91年匈奴被迫第二次西迁,于是鲜卑代之而起,北方各少数民族纷纷自号鲜卑,趁机填补了匈奴人留下的空白,控制了北方的大草原,当时的鲜卑实际上也是包括许多部族的部落联盟。西晋末年,鲜卑各部继续内迁,中原地区大批流民北上,与鲜卑人杂居。逐渐强盛的鲜卑各部先后建国,成为“五胡十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久拓跋部族建立了魏,史称北魏,至公元439年,北魏统一了中国北方,结束了北方十六国的混乱局面。从此到杨坚建立隋朝为止,北方尽管分裂成许多国家,但鲜卑一直是北朝的统治民族,他们统治中国北方长达140余年。鲜卑族人的首饰文化十分独特,中原地区的许多首饰风俗都源自鲜卑。

造型奇特的冠饰

(一)步摇与步摇冠

   鲜卑男女喜戴步摇冠,在晋代鲜卑部建立的三燕时期,步摇装饰十分普遍。考古发现,辽宁北票章吉营子房身村晋墓、西营子北燕冯素弗墓及朝阳十二台子、西团山子、西营子等地都发现有花枝、金叶等金饰件,金枝上的金叶动则摇晃,是步摇冠上的步摇。这种步摇装饰除用于头冠外,同时也用于马具。

华夏文明—少数民族鲜卑的珠宝首饰(壹)1.jpg

   据《晋书》记载:“莫户跋,魏初率其诸部入居辽西,从宣帝伐公孙氏有功,拜率义王,始建国于棘城之北。时燕代多冠步摇冠,莫户跋见而好之,乃敛发袭冠,诸部因呼之为‘步摇’;其后音讹,遂为‘慕容’焉”。意思是说,当时的鲜卑慕容部领袖莫户跋,因看见燕代多戴步摇冠而十分喜爱,于是也敛发戴起步摇冠,被其它部族称呼为“步摇”,音讹而成“慕容”,也就是慕容部得名的由来。早期的步摇冠形质古朴,在凤鸟形的尾部,缀饰着金叶,可以达到步则摇动的效果。而实物中最精美而完整的步摇冠,是辽宁北票房身二号前燕墓出土的一件。类似的还见于同墓中的另一件花树状饰。在辽宁北票西官营子北燕冯素弗墓出土的一件金步摇冠,是以两条狭窄的金片弯成弧形,两相交叉,在金片的交叉处装有扁圆形的钵体基座。座上伸出六根枝条,每根枝条上又弯有三个金环,上系着可以摇曳的金叶。这件步摇冠在使用时必须固定在下面的冠上,但冠身现已无存。虽是残件,却可以看到辽西慕容鲜卑步摇冠的大致形制。

华夏文明—少数民族鲜卑的珠宝首饰(壹)2.jpg

   鲜卑贵族女子戴的步摇冠,有在内蒙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西河子乡出土的牛头鹿角金步摇冠和马头鹿角金步摇冠。该墓共出土金饰五件,其中四件为树枝状,每根“树枝”的尽头各卷成一个小环,上面悬有一片金叶。与以往步摇不同的是,这些饰物的底部不是透雕的饰牌,而是动物的首级,看上去既像马又像鹿,面部的中部凸起似浮雕,内镶有白色料石,具有北方民族装饰特色。这种金步摇,后来逐渐流传到朝鲜和日本。1921年,在日本奈良县新泽千冢古墓出土了两种类型的金步摇饰件,总数达382件。相似的金步摇饰件,在韩国庆州的金冠冢、天马冢和公州的武宁王陵等古墓也有发现。

(二)金博山

   参看前面“通天冠上的金博山与近侍冠上的金珰”。

(三)发箍与冠饰

   除步摇冠外,鲜卑人其它冠饰亦十分独特。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扎赉诺尔出土的一件东汉时期的骨冠饰,是用扁平的骨片磨成,形似牛角,在两杈内侧的边缘上,有24组横列的小孔,每组两孔,可能是为了附缀某种装饰品的。而在吉林省集安市出土了一件鎏金铜冠饰,呈三叉形,上面满缀着步摇叶片,两侧如大鸟展开的双翼饰于冠顶,样子威猛,极具民族特点。

华夏文明—少数民族鲜卑的珠宝首饰(壹)3.jpg

   而在辽宁义县保安寺刘龙沟晋墓出土的一件银饰,下部呈一圆箍状,箍腰上有凸出的三周弦纹。在圆箍的两侧,还伸出两根长13厘米长的弯钩,酷似动物的两角。它出土时正位于死者的头部,应为冠饰。经考证,它的正式名称叫“句决”。《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妇人至嫁时乃养发,分为髻,着句决。”说的就是这种冠饰。该墓还出土了金饰牌和耳饰,入葬年代在东汉晚期。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