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0.27

   三国、两晋、南北朝历经近四百年之久,先后建立了三十多个政权,是继春秋战国之后又一个社会动荡的历史时期,也是一个最富于变化的时代。在这段漫长的历史中,战乱的局面打破了中国自古以来制定的许多“礼制”,古时佩戴“礼玉”的观念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这时候,统治阶级显示富贵的已不仅仅是玉器,而是金银。其它领域的可供人研究观赏的艺术品种的逐渐增多,也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人们对玉的独爱。另外艺伎职业的兴起使服饰更加华美。

   创始于印度的佛教,在两汉时期从西域传到中国,在南北朝时盛行全国。据说,当时全国僧尼四百万人,寺院四万多所。在这种浓厚的佛教气息中,外来文化也同佛教一起传入中国,使这个时期的装饰艺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佛教是由新疆、敦煌等地传入内地的,在它到达中原时已融合了中国西北地区的民族文化,使首饰艺术既融汇了北方民族又有西方印度等的风格。

   在北方十六国初期,汹涌南下的草原民族进入了汉族人长期占据的中原地带,并统治了整个黄河流域,其民族风俗极大的影响着整个中原地区,促使北方的社会生活和习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数百万胡人入居中原,也迫使北方人口的大量南迁,加快了中原风俗与江南风俗的文化交流。这种人口的大流动与民族关系的大变动,也给当时的服饰风尚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这个时期的首饰需求量大,种类丰富,礼制的佩玉减少。佛教的传入,使一些名贵宝石等材料相继传入中国。在首饰的造型与制作上,域外风格隐约可见。而一些佛像饰物和作为佛家象征的莲花、忍冬等植物花卉图案开始出现,并逐渐成为装饰上的突出题材。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1.jpg

多样的头饰

(一)插梳的风俗

   中国古人认为头发是表现仪容极为重要的部分,所以对梳子的重视程度是不言而喻的。春秋战国时,男女梳头的用具分为梳、篦两种,统称为“栉”,多以实用为主,并有专门的作坊进行生产。《考工记》记述当时手工业和家庭小手工业的主要工种中就有“栉人”, 即专门制作梳、篦的工匠。在汉魏时期,人们似乎格外重视梳蓖,梳头蓖发使头发整洁亮丽是礼仪的一部分。在晋人傅咸的《栉赋》中说:“我喜兹栉,恶乱好理。一发不顺,实以为耻。”东晋的《女使箴图》中,也绘有古代妇女梳理长发的画面,并在旁边写着妇女应该遵守的格言。制作精美的梳蓖既有专门的清洗工具,还用专门的盒子来存放。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2.jpg

   有人说插梳的风俗始于魏晋时期,是因为能看到一些插梳人物的具体形象。2001年在陕西咸阳发掘了一批十六国墓葬,在一位身份较高的墓主随葬品中,出土了一批女乐俑和女侍俑,她们头戴十字形或蝶状发冠,前面的额发由中间整齐地梳向两端,两侧鬓发垂过耳际,脑后的发髻中由下往上插着小梳。这种发式在一些墓葬的壁画中也有出现,应是当时较为普遍的头饰。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3.jpg

   材料和做工精致的梳蓖是当时妇女的珍贵财物。人们甚至还为珍贵的梳蓖起了名字,如三国时,吴国国君孙亮的夫人洛珍,就有一把梳子命名叫“玉云”。而清洗这种梳蓖的器物称作“郎当”。玉梳、金梳、象牙梳都被视为珍贵的饰物。

(二)微动步摇瑛

   “珠华萦翡翠,宝叶间金琼。剪荷不拟制,为花如自生。低枝拂绣领,微动步摇瑛。但令云鬓插,娥眉本易成。”这是南朝梁代女子沈满愿的一首《咏步摇花》的诗,对步摇的制作及女子戴后的姿态描写十分详细生动。汉代的步摇首饰仍为妇女们所喜爱。晋代的步摇名叫“珠松”,或称为“慕容”。这一时期的步摇饰,在中原和北方民族,特别是鲜卑族中均十分流行。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4.jpg

   这时的步摇有两种,一种呈花枝状,属于单件的首饰,使用时直接插在发髻上,是中原女子喜爱的饰物。它纤细的金枝纠结呈树枝状,有的上饰鸟雀,走路时金枝与鸟雀随步而摇,我们现在称它为“金雀步摇”。这种形式的步摇,可以在魏晋时期的绘画中见到。在《女使箴图》中的贵族妇女,有的高髻后倾,有的椎髻结鬟于背上,长发飘垂,头顶饰有两个一组的朱红色金雀步摇,看上去飘之若仙。而另一幅《列女仁智图》中的女子也有类似打扮。而被称为“珠花”的步摇,是以珠穿缀为花形,其制始于六朝。《通俗简?服饰》:“按《释名》首释类云,华象草木华也,妇饰之有假花,其来已久,其以珠宝穿缀,则仅着于六朝,今珠花所谓颤须者,行步摇动,既步摇所以名也。”在山西大同北魏司马金龙墓中出土的“漆画彩绘人物图”屏风中所绘女子,就是头戴这种珠花步摇的形象。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5.jpg

   在这一时期的诗歌中,常有吟咏妇女插步摇的诗句。晋·傅玄《有女篇》:“头上金步摇,耳系明月珰”是当时女子的通常打扮。沈满愿的另一首《系萧娘》诗中提到了女子“清晨插步摇”的芳姿。王枢《徐尚书座赋得可怜》诗中亦有:“红莲披早露,玉貌映朝霞。飞燕啼妆罢,顾插步摇花”等。可见,头插步摇还是魏晋南北朝时女子晨妆的一项重要内容。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壹)6.jpg

   鲜卑族的步摇饰还常做成特定的冠饰,如在辽宁北票县房身前燕墓出土的一件鲜卑族的金步摇冠,是迄今为止所见到最完整、最华丽的步摇冠。它上呈树状、蔓状金花,二枝为一组,下有山形基座,也许就是记载中的“山题”。其上有金枝纠结,枝上挂着用金片或金箔剪成叶状的步摇花。将这种步摇花加在冠顶,即步摇冠。史载鲜卑慕容部领袖因喜爱戴步摇冠,被诸部呼为“步摇”,因讹而成为“慕容”,这也是慕容部得名的由来。这件步摇冠正是在冠顶出一枝步摇花,使我们见到这种闻名已久的饰物。北燕文化与鲜卑慕容部有传袭关系。十分多样的步摇出土于鲜卑墓中,之后谈论鲜卑民族的首饰中将再详细论述。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