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叁)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0.29

(五)梳发与插发的拨

   “拨”的实用性大于装饰性,它是魏晋时期的妇女们在梳理头发时经常使用的一件工具。唐?宇文氏《妆台记》中“梁简文诗:‘同安鬟里拨,异作额间黄’拨者,捩(音同“列”,扭转)开也,妇女理鬟用拨,以木为之,形如枣核,两头尖,尖可二寸长,以漆光泽,用以松鬓,名曰‘鬓枣’。竟作万妥鬓,如古之蝉翼鬓也”。它的大意是:南朝梁代简文帝的诗中说的“拨”是扭转的意思。妇女们在盘发鬟时要用到“拨”,它是木头制成的,其形如枣核,两头尖尖中间粗,又称为“鬓枣”。尖的地方,大约有两寸长,用漆把它漆出光泽来,女子们梳头盘发时,就用鬓枣挑转鬓发使之蓬松,好让它形成“万妥鬓”,形状犹如古代的“蝉翼鬓”一样。拨除作为梳发工具外,也常被安插在发髻中,作用类似簪钗。

(六)花钿

   钿是用金银珠翠和宝石等做成花朵形,所以又叫做花钿,也可以看成是一朵朵单独的假花饰物。宋?陈彭年《玉篇·金部》:“钿,徒练切,金花也。”六朝妇女酷爱花形饰物。《通俗篇》中“妇饰之有假花,其来已久。其以珠宝穿缀,则仅着于六朝”。花钿在魏晋南北朝时使用得极为普遍。很多诗文中都有对它的描述。梁·邱迟《敬酬柳朴射征怨》:“耳中解明月,头上落金钿。”吴均《采莲曲》:“锦带杂花钿,罗衣垂绿川。”沈约《丽人赋》“陆离羽佩,杂错花钿。”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叁)1.jpg

   金钿很流行,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在金花的背面装有钗梁,使用时可以直接插在头发上作为装饰。如南京北郊东晋墓出土的一件金花,以六片鸡心形花组成,每片花瓣上还镶有金栗,在花蕊的背面,缀有一根小棒状物用以插发。另一种是金钿的背后没有棒状物,而在花蕊部分留有小孔,用时才以簪钗固定在发髻上。湖南长沙市东郊晋墓就出有这种金钿,位置在女性头骨附近。在金钿上镶嵌宝石的花钿极为精美,有的金钿还被做成镂空的花式,这样既可以减轻重量还有那种玲珑的美。1981年,在山西太原市北齐墓出土了一件金饰,残长15厘米,虽不属于花钿,但从此物上可以窥见当时宝石花钿的华美。它以多种技法和材料做成。先在金片上用压印和镂刻的方法做出花底,然后再镶嵌珍珠、玛瑙、蓝宝石、绿松石、贝睿和琉璃等,各种色彩交相辉映,精美至极。到了唐代,这种金钿的种类更多,使用也更加普遍。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叁)2.jpg

(七)簪花风俗

   在任何首饰没有产生之前,鲜花是最早最现成的饰品,它无需工匠制作却可以千奇百样任人挑选。插花之俗古已有之,四川重庆化龙桥的汉代“献食女陶俑”、四川成都永丰东汉墓的女陶俑的头上都戴有大大小小的花朵,清新而美观。可见簪花在当时已经很普遍了。魏晋南北朝时期还有关于插花风俗的记载。由于插戴鲜花保持的时间不能长久,并且有季节的限制,且也不易插戴,人们使用一种名叫“通草”的植物制作成各种颜色的假花作为装饰。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叁)3.jpg

   在宇文氏《妆台记》中:“晋惠帝令宫人梳芙蓉髻,插通草五色花。”龙铺《女红余志?桂宫》一则中也有“陈后主为贵妃丽华造桂宫于光照殿……丽华被素袿裳,梳凌云髻,插通草白苏朵子……”这两则记述中提到的通草又名灯心草。它的茎体轻,空心,过去人们常用它来做油灯的灯芯。通草多产于四川、台湾、贵州等地,形状如大麻,古人将它剥皮取杆,晾干后加工成通草片,巧制成各种花朵。魏晋时代的妇女们除了在发髻上簪花,还喜欢戴花冠。在北魏的绘画《帝后礼佛图》中就有各种簪花戴花冠的女子,看上去妩媚动人。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