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0.31

二、极少数的耳饰

   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的汉族穿耳戴饰之风日渐衰落。特别是贵族妇女,在六朝至唐朝这一阶段似乎很少见到穿耳之俗。因为无论是从绘画、雕塑还是考古发掘中都极少见到耳饰。甚至后来,有许多人对穿耳的历史都提出了怀疑。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称:“或者谓晋唐间人所画侍女多不带耳环,以为古无穿耳者。然《庄子》曰:‘天子之侍御,不叉揃,不穿耳。’则穿耳自古亦有之矣”。

   但在民间就有所不同,汉魏时期西南地区的士庶女子仍然喜爱戴珥珰。而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的男女却都喜欢佩戴耳坠,特别是以鲜卑族为代表的北方民族。耳坠实物,也以鲜卑民族尤其是慕容鲜卑墓发现的较多。到了南北朝以后,民间妇女挂耳坠的现象比较普遍,除北方地区的少数民族外,汉族妇女受其影响也开始佩戴。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1.jpg

三、缨络与项链

   缨络又写作“缨珞”,有时也称为“华鬘”。据说产生于印度,在佛教传入中国时,这种项饰也随之而来。因为缨络本来是佛像颈间的一种装饰,后来才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妇女最美的一种项饰。从文献来看,最早佩戴缨络的是一些少数民族居民。《梁书?高昌传》在记述高昌地区的民俗风情时称:“女子头发辫而不垂,着锦缬缨络环钏。”《南史?林邑国传》:“其王着法服,加缨络,如佛缘之饰。”事实上,在两晋南北朝之时,佩戴缨络的极为少见,我们在绘画与雕塑中常看到的男女皆素衣素服,飘逸如仙,除妇女的发髻上有些饰物外,其它如颈饰以及手臂上的装饰都十分少见,人们崇尚清高、雅致。直至到了唐代,缨络的使用才达到了一个高峰。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2.jpg

   项链在北方的草原民族中较为常见,其制作也很独特。特别突出的是北魏的金奔马项饰,就是一件极具特色的饰品。

四、金银环形钏与指环

   这时期的镯仍称为钏,多用较粗的金、银丝弯曲成环状,接头部分互相连接。以素圈或略带简单纹饰的居多。在江西南昌火车站东晋墓,一墓就出土了八件粗细不一的圆环形银钏。山东临沂洗砚池西晋墓也出土大小相近的四件金钏,外缘装饰着密集的齿轮纹。在内蒙古右察后旗赵家房古墓群及扎赉诺贝古墓群出土的手饰中,除齿轮纹样外,还有些被捶压成花瓣状。广东罗定鹤咀山南朝晚期墓出土的一件,以纯金锤制而成,钏身为弧形,中部鼓出,绕镯面一周装饰着四只神兽纹,神兽之间衬以忍冬,每一神兽的姿势各不相同,神情各异,身首鳞爪清晰可辨。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3.jpg

   指环除了常见的单纯的环状外,还有在上面嵌以宝石的。在南京东晋王氏墓群出土的首饰中除了金环、金簪钗外,还有镶金刚石的金指环。据考证,当时的金刚石是从外国传入的。魏晋时期佛教兴起,使一些带有佛像的饰物出现。江西南昌火车站出土的四枚环形金戒指,上面采用模压和錾刻的方法制成小佛像,是这一时期饰品风格的一种。

五、小铃铛饰

   魏晋时期出土了相当多的小玲铛装饰。一般一墓一次就会出现8~10只不等。有的出在手腕处,有的在腰间,还有的是作为脚踝部的脚铃。制作这些铃铛的材料有金、银、铜,其中以银铃最为多见。最基本的样式为圆球形,内置铃核,顶部有系纽,可以用在身体的各个部位。在山东临沂洗砚池西晋墓中,出土了八只圆球形银铃,顶部有一扁圆形系纽。中央有一宽弦纹接痕,内有铃核。腹部有分布均匀的九个环纽,又分别下连一个小银铃。铃上饰有纹饰并有镶嵌物,但已脱落。这种造型小巧的掐丝镶嵌银铃,十分完美精致。贵族们时常身佩这种精美的小饰物,走路时,银铃还可以发出声响。1957年在辽宁省北票房身二号墓,出土了两晋十六国时期的圆球形金铃21只,是以两金片压成半球形后对合接成,铃顶有环形鼻,底部有一长条形开口,内以铁丸为胆,琅琅作响,应是串连成环,系在踝部的脚铃。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4.jpg

六、蹀躞带

   在进入了南北朝以后,中原地区带饰发生了重大变化。那种称为鐍的有活动扣舌的小带扣已在腰带上广泛应用,形状极为简单。腰带也变成前后一样宽的一整条。延续了将近千年之久的纹饰复杂的大带扣逐渐成为历史。

   如果想在腰上系挂各种东西,就在皮带上钉挂一个小环再系一个皮条,用皮条把饰物绑紧,这样的皮带就是蹀躞带了。“蹀躞”(蹀音同“叠”,躞音同“谢”),在这里指皮带上垂下来的系物之带。垂着蹀躞的革带称为蹀蹀带。在吉林和龙八家子渤海遗址出土的实物是典型的蹀躞带饰物。它与金镂带的区别主要是在饰牌上。金镂带上的饰牌一般只是用来装饰,而蹀躞带上的饰牌则具实际用途,即在这种饰牌的下端,连接着一个铰链,铰链上连着一个用金属铸成的小环。这种小环是专门为系佩各种杂物而预备的,还有的则在牌饰下开一横置的长方形小孔,以承受皮条的穿过,称为“銙(音同“垮”)”。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写得很清楚:“带衣所垂蹀躞,欲佩带弓剑、帉帨(手巾)、鞶囊(放东西的小皮包)、刀砺(小刀、磨刀石、打火石)之类。自后虽去蹀躞,而犹存其环,环所以衔蹀躞,如马之秋根,即今之带銙也”。

   蹀躞带源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在新疆高昌木头沟佛寺壁画中的高昌回纥贵族和唐李贤墓壁画《蛮夷职贡图》的西域男子腰间,都戴有用以悬挂腰间饰物的蹀躞带。这些地区的游牧民族,居无定所,平时生活中的所有用具基本都随身携带。大型的器物,一般都栓在马上,而小型的常用之物则被佩带在腰间。这种带饰受到汉人的喜爱,尤其是一些武士,不久也成为贵族们的时髦装束。

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珠宝——域外风格(伍)5.jpg

   到了北朝,在此基础上还发展出了九环及十三环的带饰,前者用于贵戚近臣,后者则专用于皇帝。《周书?熊安传》:“高祖大悦,赐帛三百匹,米三百石、宅一区,并赐象笏及九环金带。”《北史?李穆传》:“(李穆)乃遣使谒隋文帝,并上十三环金带,盖天子服也,以微申其意。”1988年,在陕西咸阳国际机场若干云墓中出土了一条北周时期的九环白玉蹀躞带,整条玉带长约150厘米,鞓(带体)为皮制,外裹麻织品,出土时已朽坏,但残迹可见。带扣等饰一应俱全,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一条玉制蹀躞带。而1994年在陕西咸阳市陈马村北周武帝孝陵出土的一条蹀躞铜带具,保存完整,排列组合十分清楚,弥足珍贵。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