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1.04

   “滇”国是我国西南边疆古代民族建立的古国之一。其疆域主要在以滇池地区为中心的云南中部及东部地区,是中国古代越系民族的一支。战国初期,滇国已经形成。战国末至西汉中期,是滇国最繁荣的时期。西汉武帝时,张骞出使大夏(今阿富汗),建议开辟由西南地区从身毒(印度)到大夏的道路。古滇国没有自己的文字,关于云南及古滇国的最早记载,是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当时云南以滇池区域为中心是滇国统辖区,其东部为夜郎国,北部有邛都国,西部是以洱海地区为中心的昆明国。西汉王朝几次派使臣探求身毒之道,都因云南西部昆明国的阻拦而未能成行。于是在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先征服了两广的南越,又灭夜郎与邛都,最后于公元109年发兵并降服了滇国,建立了益州郡,同时赐“滇王王印”,并允许滇王继续管理他的臣民,滇池地区正式纳入了汉王朝的版图。东汉中期,随着汉王朝郡县制的推广、巩固以及大量汉民族人口的迁入,滇国最后终于消失了。

   滇国存在大约五百年,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特殊的地理位置,滇族创造了独具地方和民族特色的“滇文化”。滇文化主要是由春秋中后期从楚地迁来的濮和战国末期从秦地迁来的氐人和当地的土著居民这三种不同背景的文化相互渗透、借用、融合、同化而来。多种民族不同文化的交流、融合,使滇国居民的服饰十分丰富多彩。

   古代云南盛产铜矿及各种有色金属,在海内外享有“有色金属王国”的美称,古代史籍《汉书·地理志》、《后汉书·郡国志》中都有记载。丰富的铜矿资源和高水平的青铜冶铸技术,使滇族能够制作各种类型的青铜器和众多精美的青铜饰物。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1.jpg

一、奇异的头饰

   簪在司马迁的记录中:西南滇皆椎髻,或是以在头顶梳发髻为主。所以簪钗是他们常见的首饰。在云南晋宁石寨山出土的一件西汉“持伞女俑”就是高髻插簪的形象。而在云南江川李家山发现的两对很长的金簪,十分特别。一对长30.6厘米,是用煅薄金片剪成形,簪首向上弯折很像银杏叶。它沿中线分作两股,煅成细圆长条,且水波状上下弯曲,股端渐尖,便于插带。它含金较多,色泽艳丽。另一件长40.9厘米,与前一件十分相似,只是通体长条,簪首上弯。这件含银较多,具有极好的韧性和弹性。在江川的李家山还发现了一件奇特的铜锥形物,球内中空,上面有着极为精美的孔雀衔蛇纹饰。有人认为它是加工皮革制品的工具,更多的则认为是古滇人的发簪,这么美的饰物真的应该是装饰品。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2.jpg

   杯形金饰 在江川李家山发现有一对很小巧的圆锥形金饰,高只有2.8厘米,像一只倒扣着的小酒杯,表面阴刻着卷云纹,背空。其中一件背面近顶处有一个横梁供穿缀佩戴,另一件背面相应的位置凿有两个小孔,孔旁附着铁锈痕。出土时反扣在死者头部的两侧,说明它们是两件一组对称使用的头饰。同在李家山出土的“四舞俑铜鼓像”,其中两个俑的头部额角就戴有类似的饰品,很像中原地区所戴的“胜”。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3.jpg

二、大而长的耳饰

   古滇国的居民无论男女都喜欢戴大而长的耳饰,而那种称为“鐻”的圆形耳环使用相当普遍。如石寨山滇国青铜器上“滇人负锄”中的平民百姓,“八人猎虎铜扣饰”中勇猛的男性猎手、武士,以及巫师、侍从等都无一例外的戴着这样的耳饰。石寨山和李家山墓还发现了玉制的大耳环,整体似玉镯,两侧有穿孔,便于佩挂。在现今云南的一些民族中,仍有很多戴这类耳饰的形象。当地有一种古老的风俗叫“儋耳”,意思是“垂耳”,即在一个耳孔中悬垂大而重的耳饰,造成耳垂向下搭垂,以至“下肩三寸”。在《山海经·大荒北经》有“儋耳之国”,郭璞注:“其人耳大,下儋垂在肩上。”后《华阳国志·南中志》和《后汉书·西南夷列传》记载,云南古代有“儋耳蛮”,“其渠帅自谓王者,耳皆下肩三寸,庶人则至肩而已”。滇人的这种耳环,一组中最大者直径6厘米,最小者则2~3厘米,以绳索系挂于耳,势必要下垂至肩,这与文献所载的称云南有“儋耳蛮”的记载相吻合。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4.jpg

   玦也是古滇人喜爱的耳饰。这类耳饰既可以单独佩戴也可以成组佩戴。在晋宁石寨山许多写实人像的耳上,都戴有这种玦类耳饰。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壹)5.jpg

   在石寨山13号墓中,出土了一组奇特的玦形耳饰。一套共28件,它们表面光洁平滑,大小相依有序的排列着,有几件还附着织物痕迹。环的上端有缺口,两端钻有细圆穿孔。这套玉耳饰为1956年~1966年石寨山古墓群发掘出成组玉玦中数量最多、最完整的,出土时相迭为一组,对称置于墓主左右耳部。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