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7.11.05

三、项链不可少

   古滇国的项饰主要有三种。一种是由许多圆形的金珠穿在一起的金项链。人们把它系于颈项并下垂至胸前,有的戴一二条,还有的同时戴四五条。这类金项链大多出自滇国的大墓中,是贵族使用的装饰品。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1.jpg

   另一种就是出土最多的孔雀石和绿松石项饰了。这类串饰经抛光磨平的孔雀石珠粒组成,是漂亮的装饰品。在石寨山和李家山墓地的许多小墓中,尽管随葬品很少,但一串孔雀石小珠是少不了的。而用玛瑙珠管组成的项饰,在当地也很常见。漂亮的玛瑙珠饰做得很规整,还有珍贵的蚀花石髓珠,应该是西亚或南亚的舶来品。戴项链的人物形象如“持伞铜男俑”,他双腿跪坐手持一伞,颈戴多串珠链,背面还详细刻划着珠串的挂扣。这类俑出自大型墓内,应是贵族的高级侍从。古滇国的串珠搭配式样很丰富,从一件极其华丽的覆盖珠被就可以看到这样的风貌。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2.jpg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3.jpg

四、衣服上的装饰

   滇人很重视衣服上的装饰,但大多是用在葬服中。在石寨山6号墓出土的六片一组形体怪异的西汉 “兽形金饰片”,可两两相对,其边沿有可供穿系的小孔。出土金饰的这座墓为滇王墓,根据摆放的位置似为古滇葬服珠褥上使用的饰品。一些带扣和衣服上的小饰品也都做的分外精美,不管装饰在什么地方都会让人眼前一亮。如李家山47号墓发现的一对金饰,是用较粗的金丝扭曲成双旋卷云纹,为滇文化墓葬中首次发现,似为衣饰,可左右对称的缝制在衣服的两侧,表现了滇贵族的奢华。

五、种类丰富的腰饰

   丰富的腰饰中,有腰带、铜扣饰及少量的带钩和短剑。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4.jpg

   腰带 从许多扣饰和佩剑的人物形象上看,扣饰与剑都悬挂在一条宽宽的腰带上。有的腰带上还带有花纹。在江川李家山51号、47号墓中,出土了一条用黄金锻打成的金腰带和一件圆形铜扣饰,很清楚地表明了腰带与扣饰的关系。同时在47号墓主的腰部,还出有用薄金片制成装饰在带子上的圆形金饰片和金夹,出土时还夹在金腰带上。

   扣饰 扣饰是滇族腰间最有特色的一种装饰品,有圆形、长方形和不规则形三种。它们的背面均有一个矩形的钩扣,便于悬挂在人的身体或器物上作为装饰。扣饰之名也由此而来。与中原地区和北方游牧民族既实用又有装饰功能的带扣不同的是,它是纯粹的装饰品。扣饰中的圆形、方形为腰间的装饰,而一些少量的不规则形扣饰中,大一些的可能是装饰在棺椁或其它竹木器上使用的。考古学者发现,这些铜扣饰主要集中在晋宁石寨山和江川李家山两大墓地中,其它滇国墓葬数量较少,说明当时铜扣饰的使用并不十分普遍,多限于滇国上层社会。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5.jpg

   出土于李家山68号墓的 “圆形铜扣饰”,正面如浅盘,中嵌红色玛瑙,其外用黑漆绘出尖角光芒,芒间及周围镶嵌着绿松石小细珠片,而外围预铸的环形浅槽内,还嵌有穿小孔的圆形绿松石小细珠。整个扣饰色彩鲜艳夺目。这类扣饰出土得很多,其中不乏精美之作。腰戴圆形扣饰的人物形象也常能见到,如持伞铜男女俑,他们腰束宽带,腹部正中就装饰着圆形扣饰。而舞蹈人物的装饰则“全副武装”,项链、手镯、扣饰一应俱全,非常华丽。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6.jpg

   在晋宁石寨山还见有方形铜扣饰,如长方形“狐边铜扣饰”,在长方形的框中又分左右两格,每格内镶嵌三支玉管,外面镶嵌着孔雀石小珠,边沿透雕着15支首尾相接的狐狸。另见江川李家山的“鸡边铜扣饰”、“孔雀边铜扣饰”与昆明官渡羊甫头墓地出土的“方形扣饰”等。

   而一些各种不规则形铜扣饰,则多表现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或动物场面,但却很少发现它们在人身上佩带,或许它们只适用于某种特殊的场合中。如晋宁石寨山发现的“二豹噬猪鎏金铜扣饰”、“二人盘舞鎏金铜扣饰”等都极为生动,具有相当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7.jpg

   在滇国的一些墓地中还见有带扣,这种连接革带或金带两端的带扣,其功能与带钩相同。其实滇国居民极少使用带扣,能够见到仅有的几件很可能都来自内地,北方游牧民族或域外。如昆明官渡羊甫头采集的金带扣,是由金片模压凸起变形的龙纹式样,晋宁石寨山七号墓出土的“有翼虎纹银带扣”,都具有与古滇民族完全不同的风格。而一些造型奇特的带扣,表现了古滇人不拘一格的艺术风格。

滇国时期的珠宝首饰——少数民族古风(贰)8.jpg

   花形腰饰 在云南昌宁坟岭岗战国至西汉初期的墓地中,发现了几十件长度在4~5厘米左右的铜质小饰件,其中有较多的花形饰、铜铃、蝶形饰和少量的双环形饰,以及动物的造型。这些花形装饰品出土时常常几十件串联在一起,在墓中环状排列在死者的腰部,显然是一种花形带饰。这种别致的装束是云南青铜文化及其它地方所不见的,应归属于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上游青铜文化的古巂、古昆明族的风俗。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