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8.01.06

佩觽、佩韘

   商周时期的人们还经常在身边佩戴一种既可作为实用又可作为装饰品的觽和韘。鹹(Xi,音同“稀”)是由骨、角、石、玉制成尖角形的锥形工具,可以用它来解各种衣饰或物品的结,所以也叫做解结锥。《说文解字》:“觽,佩角,锐可以解结。”商周时期,这种佩饰在贵族中很风行,其意义与它的用途有直接关系,即希望佩戴它后,就会有超凡的智能,遇到疑难困境都可迎刃而解。《诗经》中还描绘有佩觽的情景,如:“左佩小觽。右佩大觽。”汉代以后,贵族中佩觽之风渐不流行,士人有时出于一种怀古雅趣才偶尔佩戴。周代的觽时有发现,山东长清仙人台都国墓地出土的一件西周角觽,上端雕有一只回首翘足的小兽,并且这只小兽还可以拆卸。山西原平刘庄塔岗梁的东周墓,也有两件乳白色的玛瑙觽出土。长9.2厘米,他们形状相同,器体弯曲呈龙蛇状,一端为柄,一端尖细如锥。柄的那端还有一角突起,可能是便于执拿,离柄不远,有一穿孔,是为了系戴。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1.jpg

   同时,韘(die,音“叠”)也是当时成年男子佩戴的实用装饰品。这种用骨或玉做成的射箭时套在右手拇指上用以勾弦的用具,早在商代就有发现。佩戴它一度成为贵族男子的一种时尚。《诗经》中有“芄兰之友,童子佩韘”。那时的韘其实是古代成年人的佩饰,《诗经》中的“童子佩韘”是人们讽刺那些贵族童子是徒有虚名的纨绔子弟。

独特的身体佩饰

   商代玉器用于佩挂的并不多,一般是一、二枚璧或璜等系绳以佩,不重视组合。两周时期复杂的组佩成为贵族伦理道德和区分身份贵贱的象征。这时的身体佩饰无论是佩戴的部位或是佩饰组合形式都十分独特,特别是用众多的玉按照一定规律组合的玉组佩。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2.jpg

   1993年在山西天马曲村北赵晋侯及夫人墓地出土的一组玉牌联珠佩饰,出土时的位置在墓主人的右股骨右侧,应是佩在腰间。由镂空鸟纹饰牌和玛瑙珠管、煤精石扁圆珠等组成。1994年同地出土的另一组玉牌联珠佩饰,与前一组形状大致相同,只不过它的玉牌装饰为龙纹。在河南平顶山新华区薛庄乡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古应国墓地出土的一组玉佩,也是由一个梯形玉牌与10串相间的青白玉、红玛瑙珠、管连缀而成。另一组玉牌玉戈联珠佩饰出土于墓主人的左肩胛骨下而一些没有牌饰的成组串饰,则有可能是腰间或是前胸的装饰。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3.jpg

   当时的贵族还在衣服上加以装饰,如在衣服上排列整齐地缝缀一些小装饰物。西周初期的国贵族,喜欢在袍服腹部以下缝缀一些铜制的鱼形、榆叶形锚形或片状饰,之间有时还夹有蛤蜊、贝壳等。这些饰物形体小,质量轻薄,从腰部至脚踝处呈纵行排列,约三四行。还有的在袍服上缀有透顶铜泡等,凡出透顶铜泡的墓葬皆出兵器,墓主腹部佩有青铜短剑,应为男性。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4.jpg

   在商周的墓葬中还发现了大量的贝壳串饰。现在的学者称其为“殉贝”这些贝饰大都有穿孔,可以串系。如在河南浚县卫墓出土的贝就是成系的,每系有22枚、24枚、28枚。并经常两系或三系并列,缀在腰间的柔带上。殉贝在周代较为普遍,除了具有装饰作用外,古人认为贝具有“再生”的含义,死者佩戴它就有希望获得新生。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5.jpg

手上的饰物

   周代的贵族很喜欢戴手串。在陕西宝鸡西周茹家庄墓地中,一位墓主的右手处就有一件由13件琢工精致的玉贝组成的手串。三门峡虢国墓地中,国君夫人梁姬的左右手都戴有串饰。在太子墓中,太子的左右手腕则戴着与其项饰基本相同的手串。

珠宝历史追溯——周朝的珠宝首饰(佩饰三)6.jpg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