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之心,自古源之

作者:诗普琳小助手来源:网络2018.02.16

   人类佩带首饰究竟于何时,恐怕很难精确地考证。但是我们不难推想,从人类开始意识到装饰与美化自身的时候起,人类也就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人类最原始的首饰,大概可以追溯到遥远的石器时代。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jpg

   从收集世界各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的资料和现代原始部落的资料中可以发现,早期原始体饰形式主要为:项饰、腰饰、臂饰、腕饰、头饰等几种,而这些形式中尤以项饰和腰饰为主。它们很大程度上是围绕人体生殖区而装饰的,究其原因,除了这些部位有支持佩戴物的能力之外,这种起源动因衍变而来的"人体美化"功能是首饰最原始最根本的功能。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2.jpg

   动物身上的色彩和图案也是一种体饰,自然体饰,雄鸟的头饰、项饰、胸饰、尾饰等等往往在繁育季节呈规律性的变化和显示,而且这些装饰对吸引异性颇有功效,大量生物学材料证实动物的漂亮装饰在性选择过程中具有很大的优势。人体纹身是一种类似的体饰形式,人体装饰则正是动物自然装饰的延伸的质变。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3.jpg

   他们将植物的果实或种子串挂在母性身上以祈求繁衍子女;将狩猎动物的毛皮、牙齿、骨骼穿挂与身上以求得狩猎的成功和自身的平安;其中略有光泽和色彩鲜艳夺目者,被视为是他们心目中某个神秘主宰者对他们的馈赠品,他们更是小心地收藏和加以保护,而在这一过程中,又逐渐丰富了这种自然崇拜物的内涵。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4.jpg

   世界各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最早的人体饰物无论是动物牙齿、羽毛、还是石珠等它们均有一个十分显著的特点:光滑、规则、小巧、美观。而这一特点进一步说明了体饰产生的妆点妆扮、自我炫示、吸引异性的重要心理动因。因此将体饰起源心理源于生理本能的美感是十分科学的。而由这种起源动因衍变而来的"人体美化"功能是首饰最原始最根本的功能。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5.jpg

   在首饰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中还存在其他两个重要的动因,一是宗教功能动因,二是社会功能动因,而这两种动因都是基于生理本能动因之上,在此基础上发展和演化出来的。宗教源于史前人类的巫术,而体饰发展的宗教动因则正是在史前人类的巫术活动中和在这种巫术思想指导下逐渐形成并在人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6.jpg

   原始人类在劳动实践过程中,逐步对自然界中一些与他们生活密切相关的材料如植物的果实、种子、动物的羽毛、牙齿、骨骼以及石(玉)料产生一种朦胧的神秘看法,他们甚至将之作为自己巫术活动中的崇拜对象,赋之予神秘的力量。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7.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8.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9.jpg

   如他们将植物的果实或种子串挂在母性身上以祈求繁衍子女;将狩猎动物的毛皮、牙齿、骨骼穿挂与身上以求得狩猎的成功和自身的平安;对石(玉)料的崇拜,则是源于原始人对石器工具的深厚感情,其中略有光泽和色彩鲜艳夺目者,被视为是他们心目中某个神秘主宰者对他们的馈赠品,他们更是小心地收藏和加以保护,而在这一过程中,又逐渐丰富了这种自然崇拜物的内涵,中国玉文化最初的启蒙思想正是源于此。在中国石器时代的各种文化中,玉一直是被视为一种有着丰富灵性的自然崇拜物,广泛地使用于巫术仪式中。并为史前人随身携带,一则作为美化自身的装饰,另则作为一种避邪去灾、逢凶化吉的吉祥物。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0.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1.jpg


   首先,是为了生存的需要。在原始社会,人类在同大自然进行抗争的过程中,为了保护自己,避免猛兽的伤害,常常把兽皮、犄角等东西佩挂在自己头上、胳膊上、手腕上或脚上,一方面是为了把自己扮成猎物的同类以迷惑对方,另一方面这些兽皮哉特角本身就是一种防御或攻击的武器。至于那些挂在脖子上、腰上或手腕上的小砾石、小动物骨头或兽齿,除了人类最早的无意识的装饰行为外,其真正的作用恐怕还是为了计数或记事的需要。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2.jpg

   其次,是一种力量的象征。在装备十分简陋的原始社会,人类要向大自然索取食物,战胜凶猛的野兽,无疑是需要勇气的和力量的。在原始人看来,猛兽之所以充满着力量,其锋利的爪牙、坚硬的骨骼以及美丽的皮毛必定是起了重要的作用的。于是,人类在捕获这些猛兽之后,吃掉能吃的,就将其骨头、牙齿等穿成串戴在身体上,以为这样就吸取了猛兽的力量,就能凭借它战胜猛兽的野兽。看来,从这些原始的首饰之中,原始人得到了某种精神的慰籍与力量。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3.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4.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5.jpg

   另一方面,一个人佩戴这样和“首饰”越多,他也就越有可能佩戴更多更贵重的首饰。事实上,这些勇敢者往往喜欢用一些鲜艳夺目、便于识别的的体装饰在身上,如美丽的羽毛、猛兽的牙齿、难得的贝壳乃至贵重的“美石”(玉石)等作为象征的标志,以显示、炫耀自己的力量和权威。普列汉诺夫在《论艺术》中说:“这些东西最初只是作为勇敢、灵巧和有力的标记而佩带的,只是到了后来。也正是由于它们是勇敢、灵巧和有力标记,所以开始引起审美的感觉,归入装饰品的范围。”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6.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7.jpg

   其三,是一种图腾崇拜。日月星辰,风雨雷电,这些本来都是普通的自然现象。但在原始人看来,这些东西都具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原始人与大自然朝夕相处,与太阳、月亮、星星、河水以及飞走兽相依为伴,他们非常崇拜这些自然界赐予他们生存的物质。久而久之,这物质深深地印在他们的脑海中,成为一种具有神奇力量的图腾。他们右者把它视为自己的祖先或者保护神;或者把看作是本氏族、本部落的血缘亲属而加以膜拜。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8.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19.jpg

   一开始,人类为了使这些图腾能够保护自己,就将自己同化于这些图腾。慢慢地,人们把这些图腾融入了他们的首饰中,把他们的首饰做成这些图腾的形象或形状,如像太阳,满月一样的圆形手镯、戒指;像鸟形状的冠、发束等等。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20.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21.jpg

   其四,作为一种护身符。《论艺术》指出:“在远古时代,人们还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构造,并且受梦中景像影响,于是就产生一种观念:他们的思维和感觉不是他们身体的活动,而是一种独特的,寓于这个身体之中而在死亡时就离开身体的灵魂中的活动。”原始人相信万物都有灵魂,而且灵魂有善恶之分,给人类带来幸福和欢乐的是善灵,相反带来灾难和疾病的是恶灵。原始人为了使那些恶灵不能近身,同时能够得到善灵的保护,便用绳子把贝壳、小砾石、羽毛、兽齿、树叶和果实等东西戴在身上,他们相信,这些东西具有一种人眼看不,见的超自然的力量,有了它人就能得到保佑,邪恶就会被驱走。这些起减保护和驱邪作用的东西后来就以某种装饰品的形状在人体上,成了一种专门的首饰。而且,这种习俗与意义也被保留下来,首饰也被人类赋予了更多美好的寄托与神秘的色彩。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22.jpg

爱美之心,自古源之23.jpg


诗普琳珠宝 SPRIN  让美好时光永存

『诗普琳 SPRIN』珠宝学院